水利知识

长江水利史

浏览次数:202 发布时间:2017-08-25 11:16:41

 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,干流全长6300km,流经青海、西藏、云南、四川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和上海10省、市、自治区,注入东海。支流有700多条,流域面积180.7万k㎡。和黄河比较,长江河道稳定,水量大,含沙量小。虽然历史上仍有洪灾(见荆江大堤),但多灌溉、航运之利。流域内人口3.6亿,耕地3.6亿亩。自三国以后逐渐发展为中国主要的农业生产基地和经济区。《禹贡》中已载有大禹导岷江以至下游的江湖治理等传说。

  春秋战国时期(公元前770~前221)。社会动乱,诸侯争霸。当时巴蜀与楚、楚与吴越相争,水战中已出现特制的舰船。因水运频繁而开凿人工运河,是这一时期长江水利的显著特点。吴国兴修贯通江、淮的邗沟,成为南北大运河的开端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称:“于楚,西方则通渠汉水、云梦之野,东方则通(鸿)沟江淮之间。于吴,则通渠三江、五湖。......此渠皆可行舟,有余则用溉浸。”楚怀王六年(公元前323)铸造的鄂君启节中的舟节,详细记述了各条水路与楚都郢(今江陵县北)相通的航线,其范围遍及鄂、豫、湘、桂、赣、皖诸省。秦昭王末期(约公元前256~前251)蜀郡守李冰在灌县修建了都江堰。汉水支流蛮河上(今宜城县境),后人利用白起引水灌鄢郢的渠堰,开为渠、塘结合的灌渠,灌田3000顷。其他如太湖流域、沮漳河流域,都有灌溉之利。

  秦汉时期(公元前221~公元220)。这一时期的特点是多方面发展水利。秦灭六国,为统一岭南,秦始皇派监郡御史禄开凿广西兴安的灵渠,沟通湘、漓二水,促进了南北方经济文化的交流。西汉初年,江、汉开始有洪水灾害的记载,第一次(公元前185)江汉泛溢,淹4000多家。五年后,二水又溢,淹万余户,均在荆江段和汉水中游。汉代襄阳附近已出现江汉堤防,以后长江荆江段和汉水中游以下就成了历代防洪重点。西汉后期召信臣任南阳郡太守,创建大量灌溉工程。东汉初年,杜诗任南阳太守,整修陂池,并创制“水排”(水力鼓风机),铸造农器。后汉时在汉江支流蛮河上扩建木里渠,可灌田700顷,到北宋时已扩大可灌田6000顷。其他如汉中的山河堰、长江下游三角洲的陂湖、巢湖地区的渠堰,有不少相传是西汉时创建的。扬州一带的湖塘水利,东汉早期已经开发。上游如西汉景帝时文翁修湔堰,扩大了都江堰灌区;王莽时文齐兴修滇池水利,灌田2000余顷。航运方面:江南运河已经形成;汉武帝时曾试图开凿沟通汉水和渭水的褒斜道运渠;东汉时整治过嘉陵江上游的水道。东汉自首都洛阳,经黄河、汴渠、邗沟通向江、淮的漕运已受到重视。

  三国、两晋、南北朝时期(220~589)。北方政局动荡,南方相对稳定,民众不断南移,长江流域逐渐形成基本经济区。此时水运已成为主要交通形式,并出现局部的干支流堤防和海塘。水利工程以镇江地区、太湖流域、安徽沿江一带居多,其次是湘江、沅江、汉江和赣江等地。东汉末期已兴修扬州的陈公塘和七门堰、吴塘等工程;曹魏与孙吴交兵多利用东肥河、南肥河水运,蜀汉则经营都江堰和汉中灌区;孙吴广泛屯兵垦殖,兴修的塘堰遍及长江中下游一带,开破冈渎以沟通太湖至南京的水运。西晋早期,杜预修复南阳水利,在江汉平原开扬夏水道(西由江陵的扬口经长湖入汉江,东由石首经华容入洞庭湖),缩短了汉江、长江至洞庭湖的航线;东晋荆州刺史桓温修筑江陵金堤,是荆江大堤的肇始;江南沿海已有零星海塘;江苏丹阳的练湖是大型水利工程之一,其他还有新丰塘。南北朝对峙时期,南京成了南朝建都之地,长江中下游堤圩塘堰继续发展,以句容的赤山湖规模最大;中游荆襄一带的水利屡次修复。水运方面,河渠上普遍修建堰埭,渠化航道;邗沟屡次改道,通长江已有扬州向西的仪征江口,并建堰埭和水门;太湖通南京的水道,另有上容渎等。

  隋、唐、宋时期(589~1279)。南方经济发展超过北方,形成“国家财赋仰给东南”的局面,漕运成为重要政治措施。这一时期长江流域水利事业兴旺,特别是太湖地区的塘浦水网和皖南一带的圩田,构成了江南农田水利的显著特点。隋代在历代开拓的基础上扩大改建了邗沟与江南运河,沟通了江、淮、河、海四大水系。灵渠在唐代已建有18座斗门,宋代有36座斗门。唐代曾试开汉江支流丹江通渭河的运道。北宋两次试开白河通惠民河运道,沟通汉水至汴渠。北宋时邗沟上水工建筑物有80余座,首先出现了复闸,并推广到江南运河。南宋汴河堙废后,江南运河更显重要。自唐后期到南宋时,长江以南的大小塘堰灌区普遍开发,如沅江下游常德地区的各灌区,又如元和三年(808)韦丹在江西筑堤、排涝,开陂塘598所,灌田1.2万顷。宋代在江西已出现梯田。南宋时汉水中游有宜城长渠、枣阳平虏堰等大型工程。唐中期以后,在丹阳、石臼等湖一带广修圩田,及其他各湖的围湖造田,形成了太湖地区的主要水利。圩田和围田逐渐向巢湖、鄱阳湖、洞庭湖及洪湖等沿江滨湖地带发展,到南宋时已扩展到荆江两岸叫作垸田,各湖区的围垦在以后各代有增无减,水面缩小,蓄洪能力削弱,以致常闹水灾,于是产生了废田还湖和继续围垦的争议。太湖流域这一时期出现了以排泄为主的疏浚工程;荆江及汉江下游堤防也逐渐增多,往往和圩垸堤岸连成一片。

  元、明、清及民国时期(1279~1949)。各代在经济上更加依赖江南。长江干支流堤防逐渐完成,上起荆江下至江苏都有了系统的堤防,汉江、湘江、赣江等堤防也普遍兴修。荆江分流穴口多被堵塞,近代仅有四口分流入洞庭湖。汉江下游及荆江段常有水灾,堵口、修堤的记载增多。下游苏(州)、松(江)、嘉(兴)的排涝,练湖、吴淞江以及其他泖浦的疏浚,更不下几千次。上游以元代修建的云南滇池水系的松花坝和海口工程最为突出。都江堰也不断改建增修。京杭运河于元代修成后,明清时已整修成为南北运输的重要干道。漕粮负担最重的是太湖流域。江浙海塘,自宋代以来不断修筑,发展到清代,海宁老盐仓出现了鱼鳞大石塘。19世纪后期传入西方水利科学技术,有关研究长江水利的专著增多。长江的治理以疏浚航道为主,畸形发展,堤防残缺不全,中下游水灾也越演越烈,以1931年和1935年最为严重。

 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长江的治理从此进入了新时代。

       
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27号